沙漏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沙漏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【消息】难解的爱情问题

发布时间:2020-11-22 11:55:37 阅读: 来源:沙漏厂家

有一次,我给学校文科学生做一场题为《迎接21世纪新挑战,做科教兴国的中坚》的报告。

报告刚结束,一位身材娇小、容貌秀丽的文科小女生叫住我:“老师,我可以请教您一个问题吗?”

由于紧张和激动,她声音有些颤抖。从神态,我猜想,她请教的一定是难以答对的问题。

“可以,”我说。“只怕我不一定能圆满地回答你的问题。”

“那没关系,”她说:“只要我能听到您能讲真话,而不是似是而非的大道理,也就足够了。”

说这话时,她的口气很硬,现出一股对说教式的陈词滥调不屑一顾的傲慢神态。这是当代一些对道德教育抱有逆反心理、思想观念更新得吓人的女孩子们最流行的表情。

“我无论教学还是报告,从不讲自欺欺人的假话。”

“迫于形势言不由衷的话也不讲?”她以一种近乎于挑衅的口吻追问道。

“一般说来,我最愿意讲的,也就是我深信不疑的事。”我极力回避她的难缠问题。

“这个我信,”她说,“从您的报告中能听得出来,这也是我肯于与您交谈的原因。”

“嗬,好大的口气呀!是她肯于同我谈话,而不是反过来,岂不是咄咄怪事?”我满心不快,暗想:“难道同你这个小黄毛丫头谈话,还是一种难得的礼遇?”

“不瞒您说,读了两年多大学,我没有认真地听过几堂课。我觉得许多课听起来都没劲,很少听到老师讲真话,用自己的心在说话,在这里找到一个敢讲真话的师长真难哪!”她以顽皮而又亲切的目光看我一眼:“老师,您不会让我失望吧?”

我这才开始意识到,她“肯于”主动地找我谈话,的确是一种难得的“殊荣”。

世上有两种人的好感和信任是最难得到的:那就是浑人和超人。

前一种人,虽蠢不可及,却自恃高明、冥顽不化、妄自尊大;后一种人,仿佛看破红尘,愤世嫉俗、自命不凡、目空一切,对人世间的道德观念和价值规律不屑一顾。

我眼前这个小丫头,恐怕就是兼备这双重属性的难缠的对手。

“老师,您的爱情生活称心如意吗?”她单刀直入奔向主题。

“是这个呀,”我一时语塞,暗想,“来了,果然来者不善哪!”

“我的意思是说,您是否遇到过三角恋之类的困扰?”

“没有。“我解释道:“我的整个人生是计划经济的产物。大学毕业后的工作,像商品统购包销,严格地服从组织分配;婚姻问题呢,也和工作分配差不多,虽然由个人选择,但可选择的自由度是不大的。因为这种选择,是受家庭出身、社会关系、政治面貌和红专状况等诸多条件限制的,况且婚姻大事,除了受一纸契约式的结婚证书约束外,还受着组织领导和社会舆论的督导和监视,一旦取得组织批准和亲友认可,婚姻就定不可移、终生不渝。这种婚姻,虽然平淡无奇,没有当代青年那么浪漫,但却安宁稳定,没有离情别恋的烦恼。”

“没劲!”她苦笑了一下,说:“好了,不谈您本人了。您说,一个人同时爱上了两个人怎么办?”

“这种事过去也有过,”我说。“以往一旦发生这种不幸情况,一般说来,三人中总会有一个悄然退出,不会长期保持三足鼎立的僵局。”

“这太残酷啦!”她进一步逼问:“假如三者都爱得死去活来,谁也不肯退出,那么,作为性别的少数派她(或他)该怎么办?”

我忽然想到,《中国青年杂志》的“青年信箱栏目”里,好像登过回答这类问题的文章。

一位署名为刘明的26岁女青年,同时爱上了两个男人。一个为人忠厚、朴实,一个性情活泼、可爱,两个人都对她体贴关怀,恰巧又同时递交求爱信。

这下子可使姑娘为难了,怎么办呢?她觉得,他倆对她都是真挚的,她不忍心伤害任何一方。思来想去,还是无法可施。她曾想下狠心,两个都不要,一辈子不嫁人;她也曾动过死的念头,以示对两个男人的忠诚------

在心乱如麻、走投无路的情况下,她给《中国青年》杂志编辑部写下一封求援信,请高人指点迷津。

《中国青年》编辑部登载了这封信,并附了署名为宗群的回信。

我想,这封信可以对症下药地回答这位女生的问题。于是,我借口这类问题说来话长,而我又有急事要办,把答疑往后推延两天。

两天后,我把宗群回信的复印件给她看,她没用两分钟时间,将信浏览一遍,很不客气地:“您认为,这就是回答我的问题的标准答案吗?”

那封信是这么写的:

刘明同志:

你在心乱如麻、进退维谷的情况下,能把自己的心里话吐出来,这很好,我非常愿意尽自己的力量来帮助你。

从信中可以看出,你是一个善良多情而又优柔寡断的姑娘。由于在恋爱问题上处理不当,是事情发展到了目前这个地步。我理解你的心情,但我不同意你的一些看法和处理这个问题的态度。现在你只是后悔、痛苦,或终生不嫁,或痛不欲生,都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。其实,事情还没用发展到不可挽回的地步,也不是像你说的那样,“错过了获得幸福的机会,恐怕今后也不会在得到它”。我认为,只要你能尽快地冷静下来,理智地思考问题,就可以找到摆脱困境的办法,爱情的幸福和欢乐是会来到你的身边的。那么,究竟该怎么办呢?说起来也简单,就是你要当机立断,下决心只爱一个,并把关系确定下来,专心相爱下去;而对另一位男友,则明确地告诉他另找所爱,并在较长一段时间内不要来往,以免藕断丝连,再此铸成错误。

你可能要说,正因为我不愿意同意一方,而刺伤另一方的心,所以才下不了这个决心。的确,当你拒绝一方求爱时,是会给他带来痛苦,但是这个决心你是非下不可的。要知道,恋爱只能在一男一女中进行。你在目前这种复杂情感纠葛中,不采取断然措施,只会给两个男友造成更多的痛苦。况且,这种局面也不可能长久下去,等到事情发展到不可掩盖的时候,那后果比现在严重得多。因此,希望你赶快拿出勇气来,选定一位终生伴侣吧!我想,和你中断来往那位男友是会理解和支持你最后抉择的,因为凡是通情达理的人都会懂得,只有这样做才是正确的。

《第二次握手》里的丁洁琼,当她看到自己以前的恋人苏冠兰已经结婚成家后,很快就从感情的漩涡里跳出来,把全部精力和感情都用到工作、事业上去。这种崇高情操是会启发人们效仿的。

刘明同志,也许你还会提出,当初自己的想法也不能算错呀,为什么会造成这样的后果呢?这里确实有些教训值得吸取。本来你想在自己接触的男友中,选择一个最理想做终生伴侣,是无可非议的。可是,当关系发展到产生爱慕之心,并且到了要表露这种感情的时候,则必须严肃对待。真正爱情是专一的、持久的,而你的教训就在于“把一颗心交给了两个人”,这当然就不能允许了;而且这是与真正爱情不相容的,甚至不能把它称之为“爱情”。今天你已经尝到这颗苦果。如果说,当初你是由于不懂得什么是真正爱情,还可以原谅的话,现在在继续下去就不能用幼稚无知来解释了。

另外,至于选择谁?这需要你认真慎重地考虑,做一个全面地比较,也可以再找一两位了解情况的知心人谈谈,请他们出出主意,当个参谋。

“怎么样?”我小心地试探着问,“这封信,还是很有针对性的呀!”

“狗屁文章,满篇屁话!”从她脸上的表情看得出来,她极力克制自己不把情绪发泄到我身上来,总算给我留点面子。“可怜哪,你们这些以说教为业的老夫子呀。你们个个比耗子还胆小,既然不敢逾越道德雷池一步,又要让你们面对向传统道德挑战的难题,真难为你们啦!结果呢,既然不敢讲离经叛道的真话,也就只好绕着圈子说些空洞没用的罗圈儿话了。”

“怎么是罗圈儿话呢?他每句话都在理呀!”

“虽然每句话都在理,可是这些话加在一起,就等于什么也没有说的空话!”她指着文章说:“您看,他写了上千字文章,简单地说,不就是那么一句无用的空话嘛:当初你就不应该同时爱上两个人,现在怎么办?当机立断,两者择一,如果自己拿不定主意,找朋友商量一下,再做定夺吧!这叫回答问题吗?玩踢足球游戏!这种狗屁文章,除了作者换几个小钱稿费外,一钱不值!”

“信不信由你,怎么说这样难听的话呢!”我被她傲慢无礼的态度惹火了。

“人家有难处才向他讨主意,可是他说些什么?讲了一套讨厌的大道理之后,却让人家向朋友讨主意。这就等于对一个饥饿难挨的讨饭人说,你怎么不吃饱呢?肚子空着会影响健康的呀,快去就餐吧,自己没有吃的,就找朋友去吧!”

“你这孩子呀,小小年纪说话别这么刻薄!”我仍为文章作者鸣不平:“你可知道,那是一本在全国青年读者中很有影响的杂志呀,而且回答的又是婚恋之类极为敏感的道德问题,你总不能让他用胡言乱语去误导读者吧?”

“什么叫胡言乱语?自己拿不出章程来,却自充高明写这种言不由衷的官样文章,那才叫胡言乱语呢!”她无可奈何地摇摇头,又凄然地叹了一口气:“难怪她最终选择了死,也许就是因为听了这类‘好心’的规劝和庄重的废话太多,把她的心路给堵死了,把她的生路也给堵死了!”

“她是谁?”我急问。

“我的一位好朋友,”她说了一句令人似懂非懂的莫名其妙话:“死去的她和活着的我。”

随后,我听到一个18岁姑娘为殉情而死的凄美而又悲惨的故事。

香奈儿帽子

浪琴玫瑰金手表

浪琴手表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