沙漏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沙漏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借你的唇想一个人[新闻]

发布时间:2020-11-15 19:42:35 阅读: 来源:沙漏厂家

1

那时,他住在租来的公寓里,总觉得房子太大,身体很冷。所以,便由着网上看到的帖子领养了一只满月的小猫。

呵呵,那只披着虎色毛皮的小东西,刚好可以放在他的外衣口袋里。它的主人是一个留着梨花头的女孩,叫颂。颂有些害羞,眸子很黑,深深的,闪烁光芒。

她送了他一程又一程,因为舍不得猫咪。

他与颂在呼啸的地铁站并肩站着,并无太多交谈,最后,他出站,她停留,并对他鞠了一躬:猫是有胡子的女孩,我家可可就拜托你了,好心人!

她的样子让他觉得好笑,很像日本动漫里的美少女,真诚,甚至虔诚的样子。

他这样一个一无所有的男人,从此便和那只叫可可的猫咪相依为命。

颂在第二天就发短信来问:它好不好,习惯新环境么,吃了什么?

他一一作答。

到了周末,她打电话来问,是否可以来他家看它。他应允,她挂电话的时候很高兴。

这一次见她,她好像变了一些,大概是化妆了的缘故,看起来,有那么一点女人味。她在他的房子里很拘谨,她的目光总会落在他身上,又在他发现的时候逃离。

她抱着可可坐在沙发上时,安静得很像一幅画。

于是,他便很想把她画下来。

那幅画,他画了3个小时,颂真的是安静又内敛的女孩,那3个小时,她抱着可可,真的就那么一动都不动,直到他放下笔,走到她身边,拍了她的肩说好了。

颂很喜欢他画的她,只是好奇,为什么画上的自己没有嘴唇。

他解释说,嘴唇于我来说,比眼睛还难画。蒙娜丽莎的嘴唇,那个画家花了12年。

2

颂开始每天发短信来。有时问可可,有时无事找事地说一些可有可无的话。

颂喜欢他。发现了这一点时,他不再回她的短信,也没有接过她的电话。

她第二次来他家,并没有打招呼,她像一只挤破纱窗闯进来的蚊子,是不速之客。她穿着露肩的小黑裙,带着大束的薰衣草假花,看着只穿着内裤的他,有些尴尬。

他靠在门边,没有接受她的礼物,也没有让她进门。

他说,如果你舍不得可可,就把它带回去好了。

他说,我不会喜欢你的。我只喜欢富婆和大胸女。你走吧。

颂的大眼睛开始变成水库,蓄满眼泪又奔涌而出。她把薰衣草塞在他手里,然后跑开了。她飞快地下楼,抹着眼睛。

他看着她的背影,有些心疼。他伤害了一个真心对他的女孩。

之后很久,颂没有再打电话或发短信,他的手机变成死尸。

有那么一个深夜,手机突然复活,一个陌生的女声骂他混蛋,说颂在酒吧喝醉了,打碎了瓶子要割腕,如果他还是人的话,就立刻过去找她。

他说,我不是人。

挂断电话,他干脆关了机。

难以想象,一个只有两面之缘的女孩,为什么会如此狂热地爱上他,甚至去寻死。

如果她知道他是怎样的一个人,还会如此迷恋么?

3

他28岁,没有工作,没有爱人,没有孩子,没有钱,一无所有。

他晃荡于街头,走很多路,坐很多车。他几乎坐遍了那个城市所有的地铁和公交。他见很多人,又与他们擦肩而过。后来,他认识了玫瑰。

也许她不叫玫瑰。她叫别的名字,她叫什么都不重要,她在他看来就像一朵玫瑰。枯萎的,缺水的,濒死的玫瑰。

在公交车上,他们相识,车子急刹车时,她站不稳靠在了他身上。

他看了她一眼,便决定跟着她。他跟着她下车,跟着她走了很远,直到她回头来问他,想干什么?

她和他一样,一无所有。没有工作,没有爱人,没有孩子,没有钱。

她35岁,应该比他还绝望吧。

他跟她回了家。在她几乎可以用家徒四壁来形容的房间里亲吻,抚摸,脱光对方,倒在了那张硬板床上。

他与她做爱,像爱着自己那样。

她也是,她说她8年没有碰过男人,8年。

她的指甲毫不客气地刺进了他的背,划伤了他,他在疼痛中和她一起寻找极致的快乐。

后来,他们抽烟,躺在床上聊天。他问她,那8年,你在哪里?

她说她在坐牢。

她最年轻的时候,爱上了自己的老板,一个有妇之夫。做财务工作的她为情人顶下所有罪责。他说等她出来,就会娶她。可是8年,他没有看过她一次。

她出来后,也找不到他。他的公司早就不在了,他也举家移民加拿大。

看看,她曾经被如此负过。可是,她还是想念死了他和他的味道。

他们又来了一次,他们都闭上眼睛,她在借着他的嘴唇、他的身体想念那个人,他也是。

4

那天,从玫瑰的房间里走出来,阳光非常好。他想起纪伯伦的诗:我的心曾悲伤七次,第一次,它把成功寄希望于侥幸。第二次,当它在空虚时,用爱欲来填充……

昨夜,与玫瑰的爱欲,填充了他的空虚。他与她如此相似,看着她好像看到了自己。第三天,他回去找她,却发现人去楼空。

玫瑰,她像幽灵一样,出现在他的生命里,一天,只一天就消失了,却让他无法忘记。她变成一尊石像,安静地立在他身体的某处,在日后的很多个夜晚,看着他躺在床上,好像在不停地问他:穆勒,你该如何走完这一生?

他该如何走完这一生?

他母亲在半年前去世。可是他却有3年没有见过她。她在他脑海里还是3年前的样子,没有白发,笑容很温柔。总在喊他吃晚饭。

穆勒,吃饭了。

穆勒,回来吃饭。

穆勒,这周末能回来吃饭么?

可是,她喊他那么多次,他却只回应过寥寥的几次。

他在干什么呢?他28岁之前的生命在做什么呢?他在伤害她,也伤害自己。对一个母亲最大的伤害,就是孩子。他这个孩子就是这样不争气,不听话,自以为是。

他爱过一个女人。她有着舒淇一样的嘴唇,他无数次在她的嘴唇上沦陷。他画她的嘴唇,画了无数次。可是,每一次她都说不像。他爱她,胜过自己,胜过母亲,胜过道德感和理智。

可是,她并没有爱过他。她伤害他……

5

颂,她真的是一个很奇怪的女孩。她也像他,当年的他那样,迷恋着一株有毒的植物。不了解它的根,它的果实,它的害处。

她没有自杀,她又出现在他面前,靠在他公寓门前的墙壁上,对他说,嘿,这是你的新邻居,以后,就拜托你了。

那时的猫咪可可已经4个月了,身体长大了许多,带着小铃铛跑出门去,看自己的旧主人。

她抱起可可,脸贴着它的皮毛,很温柔。

他的新邻居每天都来打扰,要他帮忙。那些鸡毛蒜皮的小事,有时只是打死一只蟑螂。有时他愿意帮她,有时不理她。

她说,嘿,穆勒,你别再戴面具。

他依然无工作,每天坐车,要坐遍所有的公交线路。他坐在车上,看着沿途的景,窗外车水马龙,他不知道去哪里。

有一天晚上回去,他忽然很想画画,画公交车和地铁,还有发生在那里的故事。

他用最简单的笔触画成漫画,扫描到电脑,放在新开的博客上。他忽然发现这是他能做的事情了。他要画画,给所有人看。告诉他们这个世界上的美好与邪恶。美好与邪恶之间,往往只差一步。

他依然白天外出,晚上回去画画。因为身心投入,他根本没有注意到,他的窗帘被换了,床品也换了。洗发水也变成薰衣草味。甚至,他的睡衣上都结满了小草莓,他穿着那睡衣从背后看上去,就像一个略微发福的妇人。

他也没有注意,可可越长越大,有时甚至夜不归宿。

他更没有注意,那幅他画的“颂抱着可可的画”变了样子。那上面多了一个嘴唇,红色的,唇膏印上去的。

他没有见过什么别的嘴唇比她更美了,比舒淇的还美。

等他注意到这一切的时候,是某个下午,他灵感来了提前回家,看到他的家里,系着围裙的颂正在帮他擦地。

她是怎么进来的呢?她潜入了他的家里,竟然如此无声无息。

她绞着手指说对不起,有一次他插在门上的钥匙忘记拔,她偷去配了一把。

她逃开了,小鹿一样飞快地逃开了。他废旧的青春,突然就从她娇小的身影里,透出了金光来。

他忽然觉得,她是个强盗,他曾经沉沦痛苦的心,刚刚苏醒,便被她偷去了。

尾声:颂的自白

那个男子,穆勒,我在许多年前见过他。他是我的大学师兄。他画画,导师们说起他来,都说他有才华。他作为出色毕业生来母校演讲过一次,我坐在第一排,问了他一个问题:你最喜欢什么动物?

他说,大象,大象一生只爱对方,并且站着死去。

我第一次找到和我一样喜欢大象的男子,并且对他动心。只是当时他身边有另一个女孩,后来听说他吸毒,被送戒毒所,与女友分开。再后来,他出来,我没想到,我们会因为可可再次相遇。

他并不认识我。甚至,他从来没有记住我。但是我却记得他,即使他很坏地对我,我依然相信,喜欢大象的男子,都内心纯良。于是,我让我们的故事继续了下去。

现在,我们在一起。

领商网

领商网

领商网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