沙漏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沙漏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【消息】海都深读重走弘一法师闽南三地足记再现14年之梦影

发布时间:2020-11-17 01:15:54 阅读: 来源:沙漏厂家

海都深读·第六十三期

悲欣交集

《最后之胜利》话剧剧照,由83岁游本昌扮演弘一法师,9月26日在泉州雪峰寺演出

闽南网10月27日讯 “长亭外,古道边,芳草碧连天。晚风拂柳笛声残,夕阳山外山。”

有人说此词一出,世间再没有第二首《送别》了。

他的作者叫李叔同,也就是后来的弘一法师。

1918年,杭州虎跑定慧寺正式出家,1942年10月,写下“悲欣交集”四字,圆寂于泉州温陵养老院,终年63岁。在弘一法师出家24年里,最后的14年与闽南的因缘殊胜,推动了近代闽南佛教、闽南文化的传承与弘扬。在此期间,正是中华民族遭受日本侵略的时期,他在闽南这片热土上,还播撒着爱国爱教的精神。

他的人生传奇如梦,所谓“绚烂之极,归于平淡”。丰子恺曾形容老师:一个活得十分像人的“人”。

生于1880年10月23日,今年是弘一法师诞辰135周年纪念,本期深读周刊循着法师闽南三地的足迹,拂去历史的尘埃,为你再现弘一法师闽南14年之梦影。你也可以依照这份足迹,重走弘一法师闽南文化之旅。

晚岁温陵 晴月长空传真善

美丽而独特的泉州,是弘一法师人生最后的文化驿站。1928年,法师入闽以来,与泉州因缘尤深,先后住过雪峰寺、开元寺、承天寺、百源寺、弥陀岩、碧霄岩、清源洞、草庵、净峰寺、普济寺、福林寺等数十座寺院。在许多寺庙留下了众多的书法、金石、歌诗、经律等遗墨珍品,更将毕生的心血与智慧的结晶留在泉州,1942年,圆寂于泉州温陵养老医院(现泉州市第三医院)。

在南安大慈林寺、惠安净峰寺、永春普济寺,海都记者难得探访到依然健在的老者,他们中曾有幸见过大师,生命因相遇开出了不同的花朵

惠安净峰寺

菊花小院 亲手开凿

惠安半岛的海风徐徐向净峰的山腰吹来,山中怪石林立,古柏苍苍,净峰寺已然矗立千年,石级蜿蜒向上伸展,观音殿、李仙祠、文昌祠、三宝殿被一一串起。净峰寺里,弘一大师的旧居被保存完好,红砖地、石头墙,10平方米开外的卧室里,颓墙和斑驳的桌椅、无漆无画的木板床,大师曾在此静坐念佛、闭门研读。屋内的右侧有个偏门,门外是大师亲手开凿建造的小院,三五平方米的小院就在岩崖边上,院里种着他日日照看的菊花。

“最终,弘一法师只在这里住了6个月零10天。”站在净峰寺的寺门前,85岁的军休干部陈炎兴觉得有些遗憾,“我从未见过大师,1982年时曾受命创建净峰寺‘弘一法师纪念室’,当时,我找遍净峰寺的旧人,还原了大师当年的日常”。

“1935年,大师初到时,村里有个11岁的男孩叫邱文珍,母亲早丧,每天都到寺庙里祈福,大师看他活泼,就让他来做服侍童子。”1982年,陈炎兴多次去到邱文珍的家中。“每日清晨童子为大师送去洗脸的井水,大师都会亲自将井水用麻袋过滤,因为大师不杀生,要过滤掉水中的生物。”当时还健在的邱文珍向陈炎兴描绘道。让邱文珍印象最深的是,弘一大师“过午不食”,大师的高徒丰子恺、夏丏尊等人为了让大师营养能跟上,经常从外地寄来菜心、冬笋、香菇,但无一例外,大师会让邱文珍将包裹退回,“而他每日的菜单,都是花生油炒盐、咸萝卜、白菜,特别是豆腐,大师爱吃。”

当时的净峰寺内,除了住持传贯师傅和弘一法师,村民邱谦才一家也生活在此,大师的饮食也由他操办。“在邱谦才的组织下,村民们聚集在寺庙里玩闹,就连三宝殿、李仙祠的门板都被卸了拿去搭戏台。”白日嘈杂,夜半曲声阵阵,大师再无法静养念佛。

面对此,大师去意已生。1935年10月22日的清晨,秋风正起,一匹老马驮着满载的经书,大师粗衣芒鞋、风尘仆仆,净峰寺留不住大师。(泉州85岁军休干部陈炎兴回忆)

航拍普济寺

永春蓬壶普济寺

家有书画 法师亲赠

蓬壶五班山间,普济寺就在静谧的山林里,1939年2月28日,弘一法师来此,长住近19个月,但此刻,庄严的普济寺大殿里难寻到大师曾经在此的痕迹。“我们正在收集大师在这里更多的事迹,筹划着要建个纪念室。”来普济寺不到5个月的贤启师傅说。

寺里虽然难觅大师痕迹,但山下村民的心里却一直住着大师。村里74岁退休的林文管虽然未曾见过大师,但他与大师却有着很深的因缘。“当年大师来到普济寺,县里的大小官员不时上门来拜访,为了清静,大师躲到后寺去。当时,后寺里,与他父亲一起静修多日。”林文管的父亲是当时寺里住持性愿法师的弟子,法号“觉还居士”,“父亲在这里诵经写书法,弘一法师看他是可塑之才,传教他书法,也教天文地理”。

文管年少时,父亲偶尔会提及这段经历。两人一起在后寺里清修了18个月。文管的哥哥有幸见过大师。

“大师离开普济寺后,给父亲留下了很多的手稿。记得小时候,家里大师的墨宝用宣纸写的被父亲装订成厚厚的一本,还有很多其他单品。”林文管回忆当时,大师留给的墨宝,多年后被父亲转赠他人,唯独留下了一幅大师写的“犹如莲花不着水,亦如日月不住空”字画,上头还写有父亲的法号“觉还居士留恋”,并落着弘一大师笔名“沙门一音”和印章。父亲过世后,这幅字由林文管的哥哥保存,后又将字转给了他,“这幅字里有父亲的法号,是弘一法师亲赠的,是我们的传家宝。” (泉州74岁退休老干部林文管回忆)

上一页1234下一页显示全文 点击进入闽南网论坛>>

泉州开元寺尊胜院

主居此地 圈点经书

“此地古称佛国,满街都是圣人”,这是高挂在开元寺山门天王殿殿柱上的一副楹联,彰显着泉州古城的不同韵味。对联由南宋大理学家朱熹所撰,弘一法师专门书写。开元寺首座法一法师说,在泉州开元寺西侧的尊胜院是弘一法师主要的居住场所之一。法师居住泉州开元寺期间,圈点钞记,历时三年整理完南山宗律,完成《南山五部》善本,因此被称为“重兴南山律宗第十一代祖师”。法师还曾经用朱砂和自己的鲜血混合,写就血经。长卷就保存在藏经阁内,成为开元寺的重要珍藏。上世纪40年代,日军飞机轰炸到藏经阁前,法师就搬到开元寺外的温陵养老院静养。

尊胜院曾一直作为弘一法师纪念馆所在地,直到1999年搬到了大雄宝殿东侧,与东塔相望。2012年,开元寺投入大量资金重新改造扩建弘一法师纪念馆。如今走进纪念馆,可见重达一吨多的汉白玉石——弘一法师塑像,就矗立在如茵草地上。纪念馆内还有其大量资料、图片、手迹。

承天寺化身地

泉州承天寺月台别院

弘法赠字 化身在此

穿过承天寺山门,南面墙壁上有弘一大师书写的禅悟,这是后人根据他笔记复制上去的。泉州市佛教协会副会长吴松柏介绍,闽南寺庙为大师真正亲笔题字的不是很多。上世纪30年代,大师在承天寺月台别院居住,很多人专程来求字。

月台别院早年被拆毁,2010年泉州承天寺建寺1050周年庆典活动时,承天寺按原有样子复建开放,面积百来平方米。吴松柏说,月台别院开放时,特别定制大师的蜡像,蜡像所穿的僧袍,也是找了好久,最后从一位简朴修行的僧人那里找到的。

1942年九月初四大师圆寂,次年《弘一法师生西纪念刊》发行,有文章提到了荼毗(僧人火化)盛典。文章说,普通人往生,人们避之不及,而大师荼毗第二天清早,许多人围来捡舍利,共捡到1500多颗。

铜佛寺

弘法之处 题写门匾

在泉州中心市区百源路和九一街交会处的铜佛寺,每日到此下棋、礼佛、帮忙打扫卫生的市民信徒,依然如故,铜佛寺的真观姑介绍:“这匾就是弘一法师亲题的,还有对联也来自大师的手笔。”

始建于明朝的铜佛寺,在1941年冬天和1942年3月,弘一法师两度挂锡弘法,并题写了“铜佛古寺”的匾,挂在现在寺内第一进落的后门上方,没有特别提醒,很多人都不会注意到;当时还题写了“教门千百喻如焚冈 佛道本源其唯戒光”的对联。“我是1980年后到寺里的,刚刚经历浩劫要重建,很多都丢失了。”真观姑说,寺里留下的几副刻在石柱上的对联,成了最悠久的见证。

圆寂于晚晴室内

小山丛竹

圆寂之处 仍有传说

在泉州北门模范巷的泉州市第三医院内,可以找到一块“小山丛竹”牌坊,边上有一石碑,标明此处在1983年1月被列为市级文物保护单位。很多人知道,弘一法师在1942年10月13日圆寂于泉州小山丛竹晚晴室,但是却少有人知此处的具体位置。“这是晚晴室,停车场原来是个大池塘,后面还有一座小山,上面种竹。”挂着“项目办”牌子的房内工作人员说。

今三院内的小山丛竹

小山丛竹本是书院,始建于南宋,1925年辟为温陵养老院,十年后的1935年弘一大师两次短住,并补题过化亭匾额。晚晴室在过化亭西侧,跟仅存的“小山丛竹”牌坊相邻而居。保安大叔指着三间厢房说,正中一间曾是佛堂,右边是柴房,左边就是卧室,弘一法师的圆寂之处。

清源山清源洞

清源山

清源山上的清源洞、南台岩、赐恩岩、弥陀岩等地方,都留有弘一法师的墨宝和传说。据说,1929年初春,弘一法师曾经在清源洞住了30多天,白天就到各岩寺游历、交流、题字,晚上栖身清源洞。

雪峰寺

南安康美镇杨梅山中,始建于唐末,为闽南名刹之一。弘一法师两度在此过春节,并与太虚法师在此为《三宝歌》谱曲,1984年为纪念弘一法师,建有“晚晴亭”。

草庵寺

晋江市罗山镇苏内村的草庵,是我国唯一完整的摩尼教遗迹。1933年、1935年、1937年,弘一法师三次前往草庵,在草庵弘法、度岁,为草庵写下了一副冠头联:“草藉不除,便觉眼前生意满;庵门常掩,毋忘世上苦人多。”还有一副关于草庵摩尼光佛石像的传说和龙泉书院历史的楹联:“石壁光明,相传为文佛现影;史乘载记,于此有名贤读书。”

安海澄渟院

弘一法师在安海澄渟院住了一个月,大师题的门匾“澄渟院”三字及楹联“如来境界无有边际,普贤身相犹如虚空”至今仍保留着。

晋江福林寺

晋江龙湖檀林村福林寺,弘一法师过世之前,曾在这里先后呆了10个月又20日之久。弘一法师住在后殿二楼一座简陋而干净的小木屋。他为这间禅房取名为“尊瞻斋”,他的《律钞宗要随讲别录》《晚晴集》《药师经析疑》便是在这里完成的。

南安灵应寺

南安市洪梅镇六都的灵应寺,弘一法师曾在此住了半年多,闭门著述,研究佛理,在寺中写下一些佳联:“即今休去便休去,若欲了时无了时”、“净地何须扫,空门不用关”、“念佛不忘救国,救国必须念佛”等。弘一法师还亲撰“唐神僧灵应祖师现化记”,刻于真身塔。

泉州市弘一大师学术研究会会长96岁陈珍珍

对话

82年过去, 那场交谈犹在眼前

南安大慈林寺内,梵音袅袅,96岁清瘦的陈珍珍老师戴着眼镜,头发白了,牙齿稀疏了,可依旧耳聪目明。她至今仍潜心研究佛法,收集研究弘一法师的相关作品,并任泉州市弘一大师学术研究会会长,深受爱戴。

她与大师曾经有过两次近距离的交流,并多次聆听大师弘法。1933年,14岁的陈老师正在培英女子学校(现在的泉州儿童发展职业学院)就读初一。有一天,班上的王老师说要带大家去承天寺,这是她第一次见到弘一法师。当天,大师讲《普贤行愿品》,82年过去了,陈老师回忆时,大师声音如在耳畔。讲经结束后,大师还送了每人一小本《佛教简易修持法》。在大师的感染下,小小年纪的她已经被佛法深深吸引,那天晚上熄灯后,她躲在被窝里打着手电筒看经书,一直看到天亮。

19岁那年,为了躲避日军空袭,学校从城里搬迁到了永春蓬壶,恰好大师正在普济寺闭关。农历端午节刚过,五月初六的清晨6点多,男老师带领着全班33名同学,去往普济寺拜访大师。“闭关的大师原本是不见客的,知道是学生来,他亲自来开门。”由于善于音乐,大师说话的声音很好听,陈老师对当时大师的印象很深,他长得高高瘦瘦的,慈眉善目,特有的佛家气质与慈悲情怀让人肃然起敬。

进门后,见墙角边堆着一处处的米饭,这让大家都很不解,“大师这么惜福,用钵吃完饭,都要再用开水洗了喝下,怎么会浪费粮食呢?”原来这些米饭是为老鼠留着,只见门内,大师还写着一副对联“爱鼠常留饭,怜蛾不点灯”。这让她再次深深感受到大师的善行,也更深地感悟佛法的至高境界。

与14岁不同,这一次除了聆听教诲外,她还与大师谈论起了抗日的事。“大师,日本侵略我们,实行了三光政策,佛教教人不杀生,如果上战场,佛教徒怎么办,是不是犯戒了?”大师对答道:“念佛不忘爱国,为了保卫祖国,佛士也应该参加抗战,到前线奋勇杀敌,这不是杀生而是抗战,没有破戒。”弘一法师最后还吟了一首表明爱国之情的《红菊》诗:“亭亭菊一支,高标矗晚节。云何色殷红,殉教夜流血”。自14岁就坚持写日记的陈老师,翻开当时的日记,上面清楚地记着当日的情形。

受大师的感召,19岁的她当下发愿:一辈子要献给佛教,终身不嫁。

上一页1234下一页显示全文 点击进入闽南网论坛>>

弘法利生 一片禅心念家国

以弘一法师为原点,以厦门、漳州为横坐标,再辅以时间轴,一张足迹满满的坐标轴,像一把张开的弓箭,从时空里力透纸背。

也许冥冥之中自有因缘际会,1928年底,因身体不适,在轮船经停厦门时,弘一法师登岸休息。这一登岸,人生最后14年的“闽南时光”,就此开启。

南普陀是他在闽南落脚的第一个寺庙。他8次到厦门,共在厦停留了45个月。他对佛教教育始终抱以极大的热情,不论走到哪里,都以弘法利生为己任。

他先后三次到漳州弘法,每次都与漳州新行街施家望族关系密切。施家三代与弘一法师均有交集,在施家第三代施正峰的带领下,海都记者逐一回访了弘一法师的漳州足迹,往事细细浮出,他的佛法、人格、修为和才学,在岁月长河里,清晰地勾勒出一个念善、念佛、念家国的弘一法师

南普陀

落脚厦门 谱曲《三宝歌》

南普陀是弘一法师在闽南落脚的第一个寺庙。

1928年十二月初五,弘一法师因身体不适,轮船经停厦门登岸休息。受陈嘉庚胞弟陈敬贤居士盛情招待,并介绍到南普陀寺,弘一法师结识性愿法师及芝峰、大醒法师等,留住南普陀数日。次年正月回来,居闽南佛学院约三个月。与芝峰法师谈起佛学院里的课程,弘一法师建议把英文和算术等删掉,腾出来的时间教佛学。

1929年农历十月,弘一再到南普陀。为闽南佛学院撰“悲智”训语,并手书赠予。同时,在南安雪峰寺,为时任南普陀寺方丈兼闽南佛学院院长的太虚大师撰写《三宝歌》作曲。如今,雪峰寺还建有纪念弘一法师的晚晴亭。

据《南普陀寺志》记载,佛教养正院也是弘一法师倡导创办的,是专为培养闽南籍初级学僧的院校。佛教养正院于1934年正式开课,弘一法师亲自题写校名。1985年,养正院并入闽南佛学院,后改为闽南佛学院预科班。

闽南佛学院小楼上,大师曾在楼旁亲植杨柳,但都已被日军炸毁。现在南普陀寺后山,有一天然石洞(阿兰若),大师也数次在里面闭关静修,如今这里已用铁门锁上。厦门文史专家何丙仲介绍,弘一法师还在兜率陀院留下“瑜伽泉”、“甘露井”等题刻,这也是他少有的在石头上留下题字。兜率陀院如今变身茶室,为退居和尚及接待诸方长老居住之所,谢绝游客。

万石岩寺

运动会歌 念佛念救国

万石岩寺现名万石莲寺,位于厦门东郊狮山,在现今的万石植物园内。现在,仅有念佛堂横匾上可见弘一法师题字“念佛堂”,以及客堂里弘一法师题的对联。

万石莲寺当家开因姑今年93岁。她13岁出家,很早就听师父说起弘一法师,知道女子带发修行是他赞成的,还取了个很雅的名称:闽南清信女。26岁第一次见到弘一法师,还得赠书:开道自然明,因果成自然。鸳鸯依念佛,居住在西方。

“弘一法师是1937年3月11日移居到万石岩的”,开因姑说,弘一法师受邀谱写了厦门第一届运动会会歌,歌词如下:

禾山苍苍,鹭水荡荡,国旗遍飘扬!健儿身手,各献所长,大家图自强。你看那,外来敌,多么披猖!请大家想想,请大家想想,切勿再彷徨。请大家,在领袖领导之下,把国事担当。到那时,饮黄龙,为民族争光!到那时,饮黄龙,为民族争光!

在万石岩期间,“七七事变”爆发,弘一法师无限愤慨:“为护法故,不怕炮弹,倘值变乱,愿以身殉。”并自题居室“殉教堂”,致书好友李芳远,谓吾人一生之中,晚节为最要。

他到处书写“念佛不忘救国,救国必须念佛”。有时还加跋:“佛者,觉也。觉了真理,乃能誓舍身命,牺牲一切,勇猛精进,救国护家,是故救国必须念佛。”

日光岩寺

闭关半年 不识郁达夫

鼓浪屿日光岩寺始建于明代,初名莲花庵,山寺内辟有弘一法师纪念室。

弘一法师在日光岩闭关的小木屋今已不在。不过穿过日光岩寺餐厅,爬上二楼,有一块金字塔形巨石,刻有杭州人俞成和龙溪人黄日纪的诗。石壁上端有三个榫眼,何丙仲说,三个石眼是当年弘一法师闭关的小木屋架梁的地方。

1936年5月起的半年,弘一法师就住在这座楼上。期间撰写了许多佛学著作,并向日本请得大小乘经万余卷,亲自整理,编成《佛学丛刊》第一辑交上海世界书局出版,自写序言。又致书仁开法师,声明取消“老法师、法师、大师、律师”等尊号。

弘一法师在日光岩的足迹,还能在郁达夫的回忆里找到些许。1936年冬,郁达夫到福建任省政府参议,在人陪同下,拜访弘一法师。但弘一对他一无所知,只是拱手致意,合十问讯。在郁达夫的回忆,法师清瘦如鹤,语音如银铃,举止安详,仪容恬静,虽只谈一二句,却殷勤之极,让人入目难忘,还赋诗抒怀,诗中有“远公说法无多语,六祖传真只一灯”。

据说,弘一法师本打算在日光岩寺闭关三年的,为何只住了半年?据陪法师同去的高文显回忆,因环境太吵。小木屋下的说话声、洗菜声、炒菜声都吵得心烦,更难以忍受的是,隔壁冒出的浓烟使“法师蒙熏”,连白天也不能用心治学。

妙释寺

小住讲律 被误传圆寂

妙释寺原在厦门中山公园东门,已毁。1932年农历十月,由性愿法师介绍弘一法师至万寿岩安居,并时到妙释寺小住。时上海报纸误传弘一法师已圆寂,法师特致书俗侄李晋章辟谣。腊月在妙释寺念佛会讲《人生之最后》。

弘一法师一直希望开办一所律学院,宣扬已失传八百年的南山律宗。1931年,他在慈溪五磊寺时,曾筹办过南山律学院,未果。1933年正月廿一,他自编《四分律含注戒本讲义》,在妙释寺开讲《四分律含注戒本》。

弘一法师在妙释寺讲律时,叙述了自己弘律所遇到的周折,说自己再也不想什么大规模的事业,只希望培养出5位精通律仪的比丘,让正法住于世间。

上一页1234下一页显示全文 点击进入闽南网论坛>>

中岩寺

题词三宝 意修治律学

中岩寺与万石岩寺一墙之隔。传说始建于明代,岁月不可考。

弘一法师来厦讲律,释会泉延住万石岩,计划修葺中岩静室,供弘一法师修治律学,因厦门岛沦陷而未果。三宝塔上的“南无阿弥陀佛”和“三宝塔”皆为弘一法师题词。

梅园

抵制日货 挥毫勿忘国

梅园原址位于漳州市区新行街施家大院后,与凤霞祖宫背向。新中国成立后,凤霞祖宫、梅园尊元经楼部分被改为霞浦小学,后因地产开发已遭拆除殆尽,如今大致位于新行街凤霞祖宫新址附近。

辛亥革命漳州领袖施荫棠晚年信仰佛教,创办了浦头祈保亭、尊元经楼念佛会等。1937年,施荫棠得知弘一法师与妻弟严笑棠交情不错,便托他邀请弘一法师来漳州讲经。

1937年十月初二,弘一法师在严笑棠陪同下来到漳州。当时日机常滥炸漳州,一路见到许多日本浪人,商家也多售日本货。得知严笑棠之兄严哲茹先生时任漳州商会会长,弘一法师爱国之心油然而起:“日货泛滥、浪人横行,日本浪人用口琴吹着日本国歌,视国人如无物,漳州应发动民众起来维持国货,抑制日货。”

弘一、施荫棠、严笑棠三人一拍即合。当即请来严哲茹,大家在梅园决议组织抑制日货、维持国货的社团。会后,弘一法师在梅园挥毫“念佛不忘救国,救国不忘念佛”赠予施荫棠。当晚8点多,弘一法师应施荫棠之请篆刻“漳州国货维持会代销场图章”。

这是弘一法师第一次来到漳州,第四天即回厦门。后来再次到漳州,梅园还是弘一法师的常住地,并在梅园与施荫棠和为他治病的名医吕玉书,留下珍贵的三人合照。

瑞竹岩

苦修著书 题匾亲撰联

瑞竹岩位于漳州城东,距离漳州市区约10公里,为五代僧人楚熙所辟。

1938年四月初八,厦门沦陷前四天,弘一法师和净慧法师(负责照顾弘一生活)在严笑棠、马乾骅二居士陪同下,渡海到嵩屿,转乘漳嵩汽车到达漳州。这是他第二次到漳州,直到农历十月廿七才离漳去安海弘法。

抵漳当晚,由严笑棠安排在漳州九龙饭店,笠日移住漳州南山寺,方知南山寺方丈广心和尚(法师的佛学院学生)和寺监院传证法师有事去了泉州,弘一法师在南山寺小居数日,由南山寺执事僧护送改住城东瑞竹岩。

弘一在瑞竹岩石洞里掩关修行著书,并为瑞竹岩大殿书匾“妙相庄严”,并以“瑞竹”两字藏头写了对联:“瑞霭黄花皆佛性”,“竹林皓月尽禅心”,还写下了《瑞竹岩记》一文。

瑞竹岩后来年久失修,上世纪90年代初,新加坡龙山寺广洽、广净法师二次募资及信士捐资,重建大雄宝殿、斋堂、卧佛阁,并赠送泰国铜佛一尊。

南山寺

日机滥轰 讲坛静劝思

南山寺在漳州市区九龙江南畔的丹霞山麓,始建于开元年间。上世纪三四十年代,主持为广心法师。1934年,广心法师和两名法师参加厦门南普陀寺——“闽南佛学养正院”的进修,聆听大师“佛学教理、戒行修持”。

去泉办事返漳的南山寺广心和尚得知弘一法师来漳,上瑞竹岩恭请老师到南山寺,开讲四天《金刚经》。南山寺“喝云堂”派下的僧尼和漳州在家念佛居士共计一百余人听经。

四日讲经期间,从厦门起飞的日机天天来漳轰炸,“国难之时,念佛之人勿怕!静心、念佛、救国”,法师在讲坛上对听经的僧尼和众念佛居士讲。

七宝寺

谐音不雅 祈保改七宝

七宝寺位于漳州市区新行街施家大宅北侧的文化街,是漳州唯一供奉“男相有须髯”观音的寺庙。该寺原名“祈保亭观音庙”,始建于明代,改名“七宝”,与弘一法师有关。

1938年6月7日,应浦头诸寺庙“尊元经楼念佛会”邀请,弘一法师卓锡在祈保亭观音庙后楼边房。听闻浦头民众常读“祈保亭”为“猪母亭”(闽南语发音),便取“祈保”谐音,将寺名改为“七宝”。

“既纠正误读,又顺佛家有七宝之意”,施正峰称,当时念佛会立刻派人制成木匾,从此改叫“七宝寺”。

以七宝寺、取名、大师为关键词索引,还有一段关于漳州木偶雕刻大师徐竹初的故事。徐竹初的外祖父是民间郎中,常为弘一法师治病。见襁褓中的徐竹初虎头虎脑还未取名,应其父徐年松之请,弘一法师边琢磨边说:“孩子定会茁壮成长,如破土而出的竹笋,为竹之初,就叫他为竹初吧!”

七宝寺原址因近年房地产开发被拆迁,后信众募资在原址东侧百米外的浦头港道边上重修。

竹围内

佛门动员 边讲边教唱

竹围内位于漳州市区丹霞路与新浦路岔口一带,如今为竹围新村,与新行街施家大宅相隔不过数百米。

1938年七月初十,弘一法师受邀两天后在梅园尊元楼讲经。

当天,得知施家大宅后的竹围内有石榴花树,便让严笑棠带路。竹围内的小竹屋“长生堂”,面视庐前的圆形荷塘,水稻田一望无际,弘一啧啧称赞为圣地,嘱咐净慧法师带去笔、墨、纸、砚,谱写了《佛门动员》。

1938年9月6日~9月12日,弘一法师为漳州尊元经楼念佛会开讲《阿弥陀佛》,这七天正值暑天,每天下午讲经中停半小时,挑出数十名较年轻、有音乐基础的信徒,集中坐在前头,法师教唱《佛门动员》歌曲。施正峰称,这首由法师作词编曲的《佛门动员》在抗日战争期间,很快在漳州部分中小学生和民间传唱,也很快从闽南流行到全国。

1951年,弘一圆寂八周年,信众集资在竹围内修建“长生堂佛祖庙”纪念弘一。上世纪90年代,城市开发,农田、水塘被填平,长生堂佛祖庙被拆除重建,即现在的长生禅寺。

石室岩

洞内隐修 编安海法音录

石室岩位于漳州城东的云洞岩后山,明万历年间南山寺高僧樵云国师在此劈道场讲经,在山上有一块巨石下有石洞,称闲云石室。

关于弘一在漳州城东石室岩静修,很多人都不清楚。经过施正峰多方考证,这段往事才逐渐浮出水面。这段时间,也是弘一法师第三次来到漳州。

当时,弘一法师离开漳州到了泉州安海弘法,其间身体欠安。1939年12月1日,在闻讯赶来的严笑棠的陪同下,弘一法师秘密返回漳州,对外均称仍在安海弘法。其间,弘一除了诵经打坐,还整理编写了《安海法音录》。

在石室岩住了一个月余,1939年1月1日,弘一法师返回泉州。这也是他最后一次到漳州。

弘一法师孙女李莉娟

对话

不曾谋面的祖父

点滴透进我生命

1880年,李叔同生于天津商贾之家。

白山黑水历尽艰辛,落在人生路上的几行淡墨,字字如钟:著名音乐家、美术教育家、书法家、戏剧活动家、中国话剧开拓者……

在泉州市弘一大师学术研究会常务副会长林长红的帮助下,海都记者联系上了弘一大师的嫡孙女李莉娟。

“祖父,我从未见过,我出生于1957年,他已过世十余年。”李莉娟的祖父,是家人口中的李叔同、别人笔下的弘一法师,“父亲曾说,祖父出家前,与家里账房先生徐耀亭关系甚好。他们之间文化、书法、篆刻都很谈得来。祖父在日本留学时,刚刚接触西洋水彩画时,便自己设计画了一张明信片大小的画作寄给账房先生;回上海后,只要是有需要别人代为购买的笔墨纸等,都会托账房先生寄来。两人之间信件频频,而账房先生也很用心,每一次的信件和画作都妥善保存,过世之前,全部交给他的孙子。”李莉娟十分钦佩地说道,上世纪六七十年代,账房先生的孙子过得十分穷苦,依旧不卖这些手稿,全部捐给了天津艺术博物馆。

留洋归来的李叔同,在家宅里建了个“洋书房”,“当时家家户户是纸糊的窗,祖父在家里弄了一间带玻璃窗的,玻璃在当时很少见。这房间他专门用来接待客人。父亲曾说,那里摆有钢琴,钢琴上是裸体女人的画。”李莉娟说,祖父将开放的思想带回天津,但只布置在这间洋书房中,这毫无意外地让家中老人家接受不了。

之后,祖父到杭州教书,并时常往家里寄钱,但对家中经济很少过问。“在出家前,他想在杭州办一个美术专修学校,有个朋友愿意低价出让土地,祖父写信往家中要钱,却不知道当时家里的钱庄已经倒闭,没有钱让他办学。”李莉娟觉得,这是祖父出家前未了的心愿。

“祖父出家时,父亲才十几岁。祖父家有三兄弟,大哥已经过世,他就给二哥写了封信,说自己已出家。里面还夹着一封转给妻儿的信,说希望孩子们长大后从事教育工作。祖母很失落也很悲伤,为了打发寂寞,不再去想丈夫出家的事,开始绣花,并在家里收了几名女学生,很少再提祖父的事。”

1986年,李莉娟皈依佛教,现在天津市佛教协会工作,一直在佐证和收集祖父的点滴,撰写多篇关于祖父的文章,曾多次应邀到泉州,“祖父的骨灰,被分在泉州、杭州两处安放。每次到泉州,我都必到清源山的弘一法师舍利塔祭拜。泉州对弘一大师的研究做了很大的贡献,特别是陈珍珍、陈祥耀老人家,高龄还坚持研究收集并出版了《弘一大师纪念文集》,我很感动。”(海都记者 刘燕婷 苏禹成 兰京 吴月芳 徐锡思 胡婧 摄影 田 米 谢向明 王金淼 许茵茵 杨清竹 编辑 韩 婧 沈桂花 视觉 叶炎平 龚长旺)

上一页1234下一页显示全文 点击进入闽南网论坛>>

【老爸为阻止儿子恋爱 在儿子女友家楼下裸奔】“有人脱光衣服在家门口闹事了!”浙江诸暨一民警接到报警,原因竟是父亲陈某为了阻止儿子恋爱,觉得自己在女方家门口“裸奔”,让邻居看看他全身裸露的样子,可以达到阻止的目的。最后,陈某因涉嫌在公共场所故意裸露身体,现已被行政拘留。

姑娘啊,有这么个奇葩的公公,不嫁到他们家也罢啊!外面的森林多得是呢~

上面是裸了被警察抓,下面这个是裸了被捉奸↓↓

【女子率众捉奸大闹酒店 丈夫裸身被揍依旧护小三】近日,在网络上流传一段3分多钟的捉奸视频。数名男女,冲进宿迁某酒店房间内,一对全身赤裸的男女被现场捉奸,数人对这对男女进行猛烈扇脸,并拍下视频。

期间,男子的妻子扯住小三头发继续殴打,男子则力劝妻子,并用床单遮掩裸体女,不顾自己赤身裸体被拍。

男的是有错,小三在知情的情况下还跟这种男的在一起,原配就更有错了,打自己的男人可以,千万不要蒙蔽了双眼,让自己走上犯罪的道路,应该用法律保护自己。

没事找什么小三咯。锻炼锻炼身体多好,看看这群大爷大妈新型健身方式:

【郑州现“丧尸”?原是爬行锻炼健身】郑州市商城遗址公园有这样一群锻炼的人:他们四肢着地,弯腰弓背,在地上爬来爬去,好像“丧尸”来袭…河南省中医院医生称,爬行健身起源于华佗的"五禽戏",模仿动物爬行动作。对防治腰椎病、腰肌劳损和脊柱病有疗效。

大爷大妈腰骨真好,年轻的男男女女们,别总开车不喜欢锻炼,特别是女司机们,你们被盯上了!!!

【论如何辨别身边司机性别】如果你白天开车,旁边是一个女司机开车,突然她打开了雨刮,那么请注意她一定是要转弯了。如果女司机打完左闪打右闪,打完右闪又打左闪,那么请不要在意,因为她只是关不住灯。如果她打左转向灯,请把右车道也留给她!联合国善待女司机组织提醒您!

当然,如果你是美女司机的话,那大家一定会原谅你的少不更事,那得多美呢。大概这么美吧↓↓

发现没?这个妹子的眼睛很特别

【20岁妹子天生瞳孔异色 一黄一蓝魅惑又性感】20岁模特Sarah McDaniel天生异色瞳孔,拥有一蓝一黄双色瞳孔,清澈水亮又耀眼。很多人会羡慕这种特色,但这其实是一种特殊疾病“虹膜异色症”,这种疾病造成两边眼睛出现不同颜色。身材姣好的她,整个人看起来依然性感魅惑。

妹子颜值这么高,一定很有钱,智商一定很高。为什么呢?因为↓↓

【智商高的人颜值高?我不信我不信。。。】研究显示,智商高的人颜值高通常也高,面部较宽的人通常被认为更有权,更成功。原因在于这些人继承了基本没有突变的优质DNA,

【研究称:缺钱影响智商】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研究发现,贫穷与心智间存在关联。经济压力将控制人的思维,缺钱可能使智商和大脑反应速度下降。你兜里钱的多少不仅影响你的生活,还影响你的智商。担忧财政状况消耗人的大脑智商,最多可令人智商下降13点,经济压力会使大脑迟钝

所以,这两条新闻一起看的意思就是,钱多的人颜值高?

今天才明白:原来这不是看脸的世界,这是一个看钱的世界啊!

总之,囧囧看完这两条新闻感觉自己受到了世界多方的伤害。

准备请个假去西安找狗去了。因为↓↓

【#女子丢狗 朋友:找到送307平米房#】一个保护动物志愿者QQ群里传播着一个爆炸性消息,一位QQ好友发布信息称,自己的一条杜宾犬不慎丢失,呼吁群友代为转发和寻找,承诺若有人找到他的爱犬,他愿赠送自己名下一套新房。这一消息引起众群友的惊呼和争相转发,“西安的朋友赶紧去找狗,找到狗狗送房一套,还上班干啥,快去找狗吧!”

信息发布者除发布两张丢失杜宾狗的照片外,还附有城中村改造项目选房顺序卡图片

如果有人帮着找到了,狗的主人真会交付承诺的房产吗?律师说,若赠房承诺为真实意思表达,权利人有权依法要房。

好了,不说了。囧囧要去买机票了。下周见~

闽南网10月23日讯 昨天晚上,惠安县辋川镇峰崎村,两名哺乳期妈妈的失联,也受到了泉州网友的很大关注。

今天早上,海都记者多方了解到,何家家属昨晚彻夜寻找,终于在今日凌晨3点多,于峰崎村内的林辋溪中,发现了两人所乘摩托车。家属随即通知警方并展开营救。

据知情人士介绍,今日早上6点半左右和7点多,嫂嫂任某和小姑何某两名失联女性先后被救起,但已经无生命迹象。

据悉,昨日上午10点多,两人还曾于惠安县城出现,而坠河处,距离其家并不远。目前,坠河原因仍进一步调查中。

图为凌晨三点多摩托车被捞起图片和刚刚的事发现场(网友供图)

事件回顾:

10月22日晚上8点24分,惠安县公安局辋川派出所官方微博发布紧急协查通报称:今日上午,嫂嫂任某和小姑何某,骑一辆女式摩托车(闽c7DP21),从惠安辋川峰崎村家中出去,至今未归,两个电话均未能接通。

家人十分着急,到处寻找未果。据了解,两位哺乳期妈妈年龄分别为33岁和28岁,其中,嫂嫂任某患有产后抑郁症。(说出去走走 惠安两哺乳期妈妈骑摩托出门后失联)

点击进入闽南网论坛>>

闽南网10月24日讯 昨日下午3时许,城西大道惠安黄塘镇岭透村路段,从贵州来泉打工的金女士红着眼眶,招呼着聚在一起的老乡,帮堂哥金先生夫妻俩料理善后事宜。就在一个多小时前,金先生夫妻骑车穿过岭透村路口的斑马线时,与一部大巴车发生碰撞,金先生夫妻俩不幸身亡。事发当天,是金先生等人到黄塘的第一天。

金先生和妻子都是贵州铜仁人,大约8年前,夫妻俩来到泉州务工,一直在工地上做油漆工。昨日上午,夫妻俩到黄塘岭透村附近的一个工地帮忙,中午前往惠安县城安顿。

事发的时候,刚好是回程,过了斑马线所在豁口,距工地就仅有百来米距离。“我走在他们前头,听到声音回头,两个人已经被撞了。”金先生的堂叔老金说,他赶忙叫老乡来帮忙,并拨打了110、120求助。

死者的安全帽落在路边草丛里

安溪的李先生是事发大巴的跟车员。他告诉记者,大巴车驾驶员是泉港人陈某,今年30多岁,有多年开车经验。李先生说,昨日上午11点半左右,车子从安溪县城出发,车上有19名乘客,开到事发路段时,是昨日下午1点20分左右。李先生称,当时车速50多码,到了该路口,金先生夫妻俩所骑的摩托车突然间驶出,驾驶员当即踩了刹车并向右拐。“我当时吓得都不敢看了。”李先生说,一声巨响后,车子停了下来,挡风玻璃已经碎了。

惠安交管大队民警及120急救人员不久后赶到,金先生夫妻俩已经身亡,警方将大巴车驾驶员陈某控制。

昨日下午,记者赶到现场时看到,大巴车身后,有一条明显的刹车痕迹,长约20米,摩托车被压在大巴车右前轮处。

按照老家的风俗,金女士等人找来金纸为死者祭拜。金女士说,堂哥夫妻俩育有一对儿女,大儿子5岁,小女儿2岁,大儿子智力发育还有些滞后,“没了父母,以后都不知道谁来养活他”。打电话通知金先生家人时,她一度痛哭失声,不知如何开口。

目前,具体事故原因惠安警方仍在调查。(海都记者 张凯航 见习记者 王金淼 文/图)

点击进入闽南网论坛>>

杭州看妇科疾病医院哪家好医院

烟台半岛白癜风研究院

德钦癫痫医院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