沙漏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沙漏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因为爱让这成了永远的谎言[新闻]

发布时间:2020-11-16 01:03:16 阅读: 来源:沙漏厂家

她坐在明亮的窗子前侍弄着一盆盆、一瓶瓶、一丛丛的花。她爱花,如同爱森林,草原,泉水,把它们摆上橱窗,拉上纬帐,好了,一天一天的工作结束了。今天关门早,因为今天是她的生日,她要去接她的心上人,特别想他,想他的怀抱,他的吻,想的自己脸都发烫了,去换衣服。

门铃响,她匆匆去开门,满怀喜悦……笑容凝结在脸上。

“沈雨?”门口站着一个衣着潇洒的男人。 “你怎么找到……”她很惊讶。

“你以为你离开了家就离开了我的视野了?你到那里我都会找到的!你知道你又多长时间没有回去了?28天!为什么不回去?”

她没有回答,让他进来坐下,倒杯水给他,自己坐下。

沈雨一刻不停地责问着。

平常她至少二十天回去一次,虽然极不情愿。他是她的丈夫,他们闹了矛盾,她就半出来到另一个城市开了家花店。后来他道了歉,她答应回家,但不愿再住在一起,这样已经又大半年了。她没有告诉他地址,所以他找来是让她很吃惊的。

他说个不停,最后又象以往那样屈服:“回去把,今天是你生日,爸妈在家等你……”

她抽出被他拉着的手,又觉得太伤害他,就对他笑了笑:“我本来正要回去的。我去换件衣服。”

家里一切如旧,公婆对她待若上宾,她知道,他们就只有这一个儿子,大女儿已经出嫁了。没有她的时候,他们家和和美美,她嫁来后,一切都围着她转,让她有点受宠若惊,她也很孝顺,贤淑,所有别人都羡慕他们的家。沈雨也陶醉在幸福中,追了她七年,好辛苦的,一年多前结了婚,那时他们已经二十八岁了。

晚饭结束,她和婆婆一起洗碗,亲热的象母女。婆婆不知道她和他已经分居,还说把小孙子的衣服都准备好了,再大了生孩子会很痛苦的,要他们赶早不赶晚。婆婆嘛,自从儿子结婚哪天就开始惦念这件事了。

他们回到自己家的时候已经很晚了。一进门,他就拥着她到了卧室,吻了个天昏地暗,才喘了口气。她笑着推开他:“先看电视,我去洗个澡。”

他望着她娉娉婷婷走进浴室,“啪”关上门,幸福的笑涌自内心深处。

关住浴室门,她忙取出手机拨号。“阿杰……我在家……我没办法,我伤他够深了……”

那边是阿杰的声音:“我想你。明天我去香港,半个月才能回来。还要在老家停两天。”

“我跟你去。”

“小傻瓜,公司的事。”

“阿杰……,我想对他说明了。我受不了了。”

阿杰沉默了一会:“明天早上8:40的飞机,来送我。”

她丛浴室出来,他正躺在床上看A片,看见她过来,忙换光盘。她看他一眼,笑笑:“丛那里弄来的?”

“朋友那里刚借来的。”

她没有再说什么,问了些日常的事。他耐心等着,等着她慢慢地做完所有事,上了床,轻轻靠了过去,“你真美。”

她还想笑,却笑不出来。

他吻着她,尽量轻柔,她心如刀绞,本能地抵抗着。

“靖然……”他满腹深情,声声唤着她“……然……我想你,想的好苦,让我爱你一次,只一次……“

她想顺从他,却将头扭向一旁,她知道一个月对一个已婚男人意味着什么?阿杰一天没有她,连班都不上。“姗姗还好吗?”她忽然迸出这句话。那个叫姗姗的女孩比她小五岁,是沈雨的的同事,她给沈雨的情书被靖然偶然发现了,因此二人吵了一架,就分居了。

这句话惊醒了沈雨,他抬眼看她“我跟她什么也没有,你相信我。”

“她是一个好女孩,比我好……我对不起你……”

“别说了!”他打断她,坐起来,开始抽烟。

“沈雨……离婚吧。”

“什么?”他真怀疑自己听力出了毛病。

“我早想告诉你……”

“我和姗姗没有任何关系,真的,那封信,我也没办法,你相信我。”

“我相信你,是我对不起你”

“……为了那个男人?我早知道了,你我分居的真正原因是他!”

“是我,我没想骗你……”

“他才是你的唯一,一直都是,是他结婚了,你才会嫁给我的。”

是这样,她与阿杰是一对情人,因为一点误会分手了,后来阿杰遵照 母亲的意思娶了他干爹的女儿,她想一生一世为他守侯,痴情地为他守侯今生。但这个更痴情的沈雨一直追她,对她的好让她一次又一次感动,她不爱他,一点都不爱他,看见他,没有心动的感觉,对他只有朋友那样的感情。他求她一次又一次,第三次她点头了,就算是偿还这份情债,如果她这一生还能对别人有一点异议也可以。她知道这对于他不公平,他却坚持日久生情。婚后,她对他百依百顺,只是很少说话,她面对他,无话可说。他也不勉强。两个人的世界几乎是无声的,可爱情,却怎么也萌发不了。

她想分开一段日子也许会好些,但三个月前,在老枫林中遇到了久别的阿杰,那是他们曾经相爱过的地方。阿杰的生活显然还不如她。妻子是个大小姐,对他的父母毫无尊敬可言,即不工作也不做家务,只是看紧他。他是一个优秀的男人,家里有吃醋的妻子,身为公司老总,女秘书由妻子兼任,什么都不会,也不学。他不止一次对母亲埋怨,母亲虽然心疼儿子但是也没有办法。他也很清楚父亲贪污受贿是否有罪全掌握在老岳父手中,他就这样从没有幸福过。两人算是惺惺相惜,都开对方的玩笑,没有提起往事。次日,阿杰光顾了她的花店。以后,每天早上上班前,下午下班后路过这里,阿杰都来坐一坐。终于有一天,她再也控制不住自己,泪眼阑珊扑进他的怀抱……此后,她没有后悔,她打算告诉沈雨。如果沈雨愿意就分手。但沈雨对她太好了,让她不忍开口,今天提出来。她述说了一切,等待他是答复。

“沈雨,分手之后,你找个比我更好的,爱你的人,你的一生才会幸福,快乐。上帝创造如此好的你,也会有个很好的人与你相配。你如果怕爸妈生气,就等你找好了心上人,我们再离婚。”

“为什么?我对你不好妈?我配不上你?

“不……”

“你想他会娶你吗?你真的了解他吗?别这样,我知道你是旧情未了,一时冲动,我不怪你,你太幼稚了,懂吗?太爱幻想,太不现实了,懂吗?”他拼命想说服。

她显然已经下定决心:“我没有想过让他娶我,只是我觉得对不起你。”她那时结婚实在是因为年龄已经不小了,再不结婚,就会被流言淹死,她无力对抗世俗。现在,她想通了,看明白了,不能和心爱的人在一起,结婚是件作茧自缚的事情,生活毫无乐趣可言,只是一种程序化的机械运动。她真正明白善待自己是怎么一种境界,她不要为别人活着了。

她从床上起来,穿上衣服:“……沈雨……对不起,不管你是否能原谅我,不管阿杰是否会娶我,我都要按自己的意志过下半生了……再见。”她出门去了。

次日晨,靖然来到机场,看见了阿杰。她没有上前,因为他是同他的妻子一起登上飞机的。机舱口,阿杰回头望,看见了她,少顷,转过了身。

第二十三天的中午,靖然第一次接到阿杰的电话。她的眼泪止不住流满腮。

“靖然,飞机下午三点到机场。如果你有足够的勇气面对事实,就来接我。”一句话就挂断了。事实?什么事实?他妻子?他父亲?还是他?不管怎样,已经到今天这个地步了,她还有什么不能接受。

机场口,阿杰的同事都在。阿杰依旧满面春风朝大家走来。

“嗨,杰总!”

“杰总,我们想死你了!”

“梅梅,你小心被老总夫人当酸梅吃了。”

“我好怕怕呀!”

众人说笑着围拢上去。

阿杰应对着。

忽然,人声肃然。夫人随后驾到了。

阿杰也怔怔站着,他看到的是路边的另一个女人—靖然,四目对视,许久许久。

忽然,靖然跑了过来,冲过人群,扑入阿杰张开的怀抱。二人紧紧拥在一起。

“哗——”人声沸腾。

“慕容靖然!”河东老虎从后断喝扑上前来,扬手欲打。阿杰一把抓住她的手腕,甩开她,一字一句对她道:“我们已经离婚了。”

“死不要脸的×女人……”破口大骂。

不知从那里冒出一大堆记者围拢上来。

“杰总,快走!”同事拉着他和靖然驰车而去。

靖然在爱人的怀中缠缠绵绵,忘记了一切的世事。

“想我吗?”

她轻咬他的唇,调皮的回答:“不想。”

“那怎么会瘦成这个样子?”他爱怜地拥紧她,“从今以后,再不要让你离开我了。我和她早已决定离婚的,一直拖到现在,这次会老家才彻底分手了。”

她不知道说什么,温热的泪水流淌在他的胸口,她没有要求他这样作。“你离婚需要付出很大代价的。”

的确,他的岳父再也不袒护他的父亲,无疑父亲将会被叛入狱,他的母亲,他的家人,都会迁怒于他,他疯子般的前妻会将他的名誉毁坏的乱七八糟,他的公司将会受到损失,他的事业,他的地位,他的家庭全会乱做一团。但是,他仍然离婚了。

“你这是何苦,我并不奢望你娶我。只要你能生活的幸福,我真的无所求……”

“我幸福吗?如果不是再遇到你,我也许这一生就这样了。但是上天安排你我重逢,你的坚强使我看到自己的懦弱,你的善良让我看到自己的自私。这么多年,我一直是这个家的一件家什,哪里需要就摆到哪里,我没有任何思维和行动自由,没有自己的意志,我活着,除了麻木还是麻木。只有在办公室里,才知道自己是存在的。那天,我无意中走到老枫林里,就想起了你。以前真是太年轻,不懂得珍惜。幸好,苍天见怜,给我一次机会,我不想再错过,真的不愿再错过。你今天去接我,证明你一样有勇气和去面对这一切不幸,只要你和我在一起。”

“沈雨病了,不答应离婚,所以,你我现在是非法的,他会告你的。”

他搂她入怀:“我等你,等你到地老天荒……”

面对父母,阿杰无言以对,该说的话他多年以前都说过了,父母都是受过刚等教育的,该懂的都懂。最后,父亲扶起跪在地上的儿子:“是爸爸的错,不应该让你来承担,父母生你到这世上,也不是让你做梯架的。以前以为你小,现在你长大了,你应该走你自己想走的路。”

母亲涕泪涟涟:“阿杰,这几年,妈妈难为你了。”

“妈……”从未流过泪的他哭了。父母的理解让他感动,父母,永远都是疼儿女的。

父亲抚摩着儿子的头:“去吧,要对爱你的女人负责。”

阿杰出门去了。

父亲轻轻地搂住母亲:“我也要对你负责。”

靖然离婚了,沈雨握着离婚证书,愤然而去。临走,仍下一句话:“水性扬花的女人!”

原来,他一直在心里埋着这句话,原来,他一直对她与他过去的恋情耿耿于怀,原来,他不会那么坦然,投入地爱她,原来,她一直生活在他的爱与歧视中。

静静地面对遥远的天空,旁边摊放着连日的报刊,私事成了焦点,炒的沸沸扬扬。

静静地面对鲜花,来自自然的久远的芳香。静静地面对自己。

永远,什么是永远?曾经与阿杰发誓相伴永远,中途各自成家;曾经沈雨承诺爱她永远,分手时却压抑着一份由来已久的偏见;曾经想一个人走到尽头,阿杰却又出现……

世事变幻……

清晨,坐在办公室里等待电话的阿杰手机响了。

“阿杰,我走了,去看瀑布,那儿很壮观,很幽静。如果一年后我没有回来,就永远不回来了,这回是真的永远。”

“靖然——”

阿杰冲了出去……

领商网

领商网

领商网

领商网

相关阅读